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汽車 房產 圖片 視頻

熱評

旗下欄目: 國際 國內 時局 熱評

最熱評 花巨資買進斯坦福 嚴懲舞弊就要“揪”出家長

來源:未知 作者:訊游娛樂 人氣: 發布時間:2019-05-06
摘要:焦作新聞網焦作新聞網美國斯坦福大學招生舞弊丑聞繼續發酵,山東步長制藥集團董事長趙濤為將女兒趙雨思送入斯坦福大學,向操盤手支付了650萬美元(約合人民幣4370萬元),是涉案金額最高的一起。 趙雨思的母親發布聲明稱,上述款項系通過辛格的基金會向斯坦

  焦作新聞網焦作新聞網美國斯坦福大學招生舞弊丑聞繼續發酵,山東步長制藥集團董事長趙濤為將女兒趙雨思送入斯坦福大學,向“操盤手”支付了650萬美元(約合人民幣4370萬元),是涉案金額最高的一起。

  趙雨思的母親發布聲明稱,上述款項系通過辛格的基金會向斯坦福大學作出的捐款,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受到誤導。

  目前趙雨思已被斯坦福大學開除,因為校方發現趙雨思在申請書中偽造帆船運動證書。

  花650萬美金運作子女上美國名校的富豪,沒想到自己會以這樣的丑聞上“熱搜”。輿論關注此事,顯然不是無聊的“八卦”,而是希望以此凈化考試升學環境,切實構建教育公平。基于此,我們更應該從美國處理這起招生舞弊案中汲取教訓,研究如何讓招生舞弊案的所有參與者一個不漏地被曝光,依法受到處罰,這樣才能遏制造假舞弊,推動實現教育公平。

  美國發生的這起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,被美國司法部門查處的除了中介人外,均是學生的父母,這其實是這起案件的最大看點。我國近年來被媒體曝光的高考加分造假案、體育特長生造假案、自主招生舞弊案、高考集體作弊案不少,但卷入這些案件的學生父母,幾乎都沒有被曝光,更沒有進一步被追責,兩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  為打擊高考加分造假、自主招生造假,我國采取的辦法是取消高考加分政策,嚴控自主招生名額,從嚴進行自主招生。短期看這些做法固然有必要,也有一定的效果,但從長遠看,我國治理招生舞弊、推進招生制度改革應當借鑒美國的做法,對所有涉案學生的家庭背景一查到底。

  不妨看幾起國內發生的舞弊案。2014年,遼寧某中學87名體優生加分涉嫌造假,鬧得輿論沸沸揚揚,遼寧省教育廳、體育局組成聯合調查組,要求相關考生所在學校組織對體優生資格進行復核。在自查階段,如果體優生認為自己符合體優生標準,就簽訂《誠信承諾書》,如果認為目前達不到標準,則簽訂《放棄加分申請書》,最終270名考生簽訂了《放棄加分申請書》。這種由學生“自證清白”的做法,讓加分造假變成了“零風險”操作。如果嚴肅處理加分造假,應當逐一調查,根據具體情節,曝光所有運作加分造假的家長和有關部門負責人,并嚴格追究責任。

  2013年,國內一所知名大學招生就業處原處長蔡某被查,引起輿論對高校自主招生腐敗的關注。據檢方指控,蔡某2005年至2013年間利用職務便利,以及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,接受香港企業家王某等人的請托,迅游娛樂在招錄考生、調整專業等事項上為王某之女等44名學生提供幫助,非法收受王某等30人給予的財物共計2330萬余元。當時輿論要求公布這44名學生的名單,校方對這44名的處理情況(包括在讀的應退學,已經畢業的應撤銷學位、畢業文憑等),以及給蔡某送錢物的學生家長的信息最后均沒有下文。

  梳理過去10多年來被曝光的招生舞弊案,最終所有環節都被嚴肅處理的案件并不多。公開的案件信息顯示,幾乎每起招生舞弊案都有學生家長參與,但被曝光的學生家長只是個別,如此這般“輕拿輕放”,顯然無法產生應有的震懾作用。

  只有建立嚴格的監督機制,包括學校內部的監督機制、學校外部的司法監督、輿論監督、社會監督機制,才能有效約束造假舞弊,以及針對造假舞弊行為進行嚴肅處理。此次美國司法部門對名校招生舞弊的調查,就是一種司法監督。我國要推進建立多元評價體系的高考改革,必須落實和擴大學校自主權,這就要求完善監督機制建設,嚴肅查處招生環節中的各種造假舞弊行為,切實維護教育公平,維護公眾對大學招生體系的信心。(北京青年報艾萍嬌)

  雖然只是一個招生舞弊案,但我們不得不說,這是一個嚴肅的問題,因為它不僅破壞了大學的招生公平,更侮辱了知識的圣潔,玷污了大學這座神圣的人類精神殿堂。

  趙濤或許并沒有想到,錢并不能擺平一切,即便他豪擲4千萬之巨。在一個奉行規則和法治的社會,錢并不是萬能的,事情做了就會留下痕跡,沒有誰能一手遮天,沒有誰膽敢踐踏法律。因此,他女兒的丑聞最終被發現,并被斯坦福大學開除,并不讓人意外。

  其實,趙濤本不必要這么做的,他所擁有的財富,足以給他子女以更好的教育條件和發展空間,讓他們以自己的能力和素質,獲得歐美名校的青睞。這樣的過程不會來得那么快,但一步一個腳印,會走得扎實、走得心安。但趙濤和他的家人,摒棄了這樣的正道,企圖通過財富的力量走捷徑,這就是說,他們所擁有的巨大財富,并沒幫到他們,反而害了他們。

  這種財富帶來的扭曲的人生觀、是非觀,并非個案。旅美學者薛涌就曾經批判,中國的一些富人只用財富界定自己的地位,缺少道德意識和社會責任。因此就沒有任何精神傳統對其窮奢極欲進行制約。他們是有能力拒絕同污合流的,甚至有能力承擔更大的責任,去改造社會的人文環境,積極營造更陽光,更公平的社會文化。

  財富絕不該成為“作惡”的工具,相反,它理當讓社會變得更美好。高價舞弊求學被揭穿,這其實給中國的富人上了一課,尊重規則和法治,縱然有天量的財富,也不能越過這一底線。學會以現代的思維,文明的思維對待財富,運用財富,中國的富人才能獲得自己同胞,以及外部世界的真正尊重。(新京報社論)

  據新京報等媒體報道,趙濤家族是福布斯排行榜常客,2016年時,他曾問鼎陜西首富寶座。2016年11月,他跟父親趙步長創立的步長制藥,頂著“最貴新股”光環登陸A股。

  但與其創富神話對應的,卻是并不光鮮的“背面”:步長制藥是宣傳營銷大戶,2017年其推廣費是研發費的146倍;旗下產品多次因質量問題被有關部門“亮紅燈”,主力產品丹紅注射液在2018年因頻發嚴重不良反應,26次被預警列入重點監控;從2015年到2018年,步長制藥至少七次卷入行賄受賄中,趙步長為讓其腦心通膠囊從地方標準升為國家標準,還行賄后來被判死刑的原國家藥監局局長鄭筱萸。

  什么叫“自食惡果”?這大概就是花了折合4000多萬元人民幣行賄,“送”女兒上斯坦福,結果丑行敗露了,女兒被開除了,企業的各種黑歷史被扒出來“集中陳列”,繼而釀成了巨大的企業聲譽危機,成了其股價沉入谷底后的“黑天鵝事件”。這形象闡釋了“作”的后果,也再度應驗了“出來混,遲早是要還的”定律。

  在互聯網時代,信息獲取的易得性,有時候會為有些違規操作的輿論代價“加杠桿”。拿此事而言,步長制藥的董事長趙濤行賄,似乎只是個體選擇層面的“失范”,但其拿重金打通通往名校之路的做法,必然刺激到公眾的“患貧更患不公”情緒,其負面影響也會呈現出外溢效應。在“恨屋及烏”的心理機制下,輿論在將箭頭對準他之外,難免會擴大標靶范圍,進行附帶性起底。

  你玩“權力的游戲”,輿論就成“復仇者聯盟”,對你“一起到底”式起底。乍看起來,公眾這份借題發揮有些過了頭:步長制藥向藥監或醫院系統行賄,與趙濤向“升學顧問”辛格行賄,并沒有直接的因果關系。將二者強行關聯、打包解讀,似乎有些牽強。

  但輿論解讀時的“由此及彼”,卻并不離譜:二者指向的都是對法治和公平規則的破壞,也都能歸并到“違規操作”的母命題下,其內在的價值失守有著一致性。作為企業負責人,若價值觀不正,未必只體現在個人選擇上,還會反映到企業決策中。

  在網上,步長制藥盈利模式對帶金銷售(也即“銷售提成”)的高度依賴,還有其中成藥質量問題頻出的情況,引發了海量解讀。尤其是靠行賄賺藥品回扣和獲取批文的做法,更是飽受詬病。某種意義上,這也算是另一種“舞弊”。也正因為其黑點連著黑點,花巨資“送”女兒上斯坦福,才會快速觸發“搭車式起底”的輿情發酵按鈕。

  揆諸當下,質疑矛頭還呈現出了“刨根問底”的態勢:在網上的文稿中,趙濤有“神醫”之名,1992年,他曾因用針灸“讓癱瘓6年的病人神奇般地站起來了”而轟動新加坡,并用高超醫術90天賺了90萬美元。這玄乎的說法就遭到不少質疑要知道,這跟權健董事長束昱輝在《生命的代價-民間秘方瑰寶鑄就當代神醫》里吹噓的醫學傳奇,堪稱如出一轍。而他“發現樹木結實,蟲子能鉆洞,地面堅硬,蚯蚓能疏通”,據此確認重用蟲類藥物是清除血栓、改善人體供血不足,攻克中風/冠心病的獨特有效捷徑,于是研發了含有地龍/全蝎/水蛭的腦心通,迅游注冊在醫理上也受到了不少質疑。而按照其說明書,每顆腦心通的藥物劑量又很小,很難起到治病效果。這到底是“土方子”還是神療法,是虛假宣傳還是科學治療,顯然也需要醫學層面的精確研判。

  有些醫學領域的結論該交給醫療界判斷,但就目前看,步長制藥確實有太多違規操作。步長制藥集團曾做專題片,題目叫《善步者長》,但這樣的違規操作,恐怕不是“善步者”應有的姿態。

  猶記得,長生疫苗出問題后,坊間曾經發出疑問:“屢錯屢犯,何以長生?”而今,對于身陷風波的步長制藥,我們也想問一句:步子都不正,何以“步長”?(新京報佘宗明)

責任編輯:訊游娛樂

最火資訊

河南22选5开奖结果查询